注冊 | 登錄讀書好,好讀書,讀好書!
讀書網-DuShu.com

藝術

隔離中的城市,看街頭涂鴉藝術為社區點燃的生機

從挪威到科羅拉多,近期,街頭涂鴉藝術家描繪了一個戴著口罩和洗手及廁紙的世界。 對醫護人員的深刻理解是一個經常出現的主題。街頭藝術是社會評論的最終視覺來源。病毒也在世界各…

2020-05-12

工于心,見于性 :仇英《仙山樓閣圖》之意境美

在“吳門四家”中,仇英是個例外。他家境貧寒,初始以漆匠謀生,后憑借厚實的繪畫技巧和深邃的藝術造詣,在山水、人物等諸多領域漸入佳境。美國洛杉磯郡立美術館(LACMA)近日曾推…

2020-05-12

清華藝博呈現“疫情時期圖像檔案”:記錄尋常人生活百態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近日在仍然閉館的狀態下舉辦了“窗口2020——疫情時期圖像檔案展”,展覽展示了200余件與疫情相關的攝影和影像作品。這些展品是該機構自3月5日起面向全球征集的…

2020-05-11

一幕幕母子溫情,都在瑪麗·卡薩特的《給孩子沐浴》畫作中

她是唯一受邀參加法國印象派畫展的美國畫家;她的畫作多描繪婦女和孩童,用色活潑、裝飾性強,敏感卻不感傷;她未曾成為人母,卻用筆觸細膩地描繪了一幕幕母子溫情。她是19世紀末到…

2020-05-11

趙樸初珍貴遺物捐贈上海,上博趙樸初大展初揭面紗

今年5月21日是趙樸初逝世20周年紀念日,上海博物館將從紀念日這天開始,舉辦為期兩個月的“無盡意——趙樸初書法藝術展”,展出趙樸初先生各個時期珍貴書法93件(組)。澎湃新聞在…

2020-05-11

班克斯筆下的醫護人員:超級英雄,為拯救世界飛天遁地

繼老鼠大鬧浴室后,難以捉摸的街頭藝術家班克斯(Banksy)在“居家”期間再次發布新作,這件名為《力挽狂瀾者》(Game Changer)作品,帶著溫暖的氣息,畫面中拯救地球的超級英雄是…

2020-05-11

僅此一次的揚·凡·艾克大展:再無重開可能,多年努力成遺憾

隨著世界各地的展覽因疫情而關閉,其中一些可能無法再重新開放。考慮到艱難的借展協商、活動計劃、復雜的運輸等等,取消展覽讓那些為之花費多年準備的人們感到心碎。比利時根特美術…

2020-05-09

“新上海美專”六十年:土山灣與兩代上海美專的交匯(下)

1960年9月,一所當時國內罕見的、培養本科生的專科學校——上海市美術專科學校(下簡稱“新上海美專”),在滬成立。此前,1912年,以劉海粟為校長的“上海美專”曾是中國第一所現…

2020-05-09

書跡里的兩位晚清重臣——曾國藩與蔣式芬比較談

曾國藩與蔣式芬均為晚清重臣,二人在書法上又都有極高的造詣,有書法作品傳世。本文從曾國藩、蔣式芬的人生際遇出發,得出相差40歲的曾、蔣二人有著相似的士大夫文人情結;又從存世…

2020-05-07

馬蒂斯曾孫女講述家庭生活對馬蒂斯藝術的影響

紀錄片《成為馬蒂斯》(Becoming Matisse)近日 在BBC2臺首播。這是一部關于藝術家亨利馬蒂斯(Henri Matisse) 的影片,它關注的是藝術家早年在法國北部小鎮Bohain-e

2020-05-07

晨光里的野兔、被野狼驚飛的鵝群……GDT公布獲獎自然攝影

在近日公布的2020年德國自然攝影學會(Gesellschaft fur Naturfotografie - GDT)攝影大賽中,來自多特蒙德的彼得林德爾(Peter Lindel)憑借一張野兔的照

2020-05-07

潛藏的畫意:清代戴熙《憶松圖》創作緣起初探

《憶松圖》是清代畫家戴熙創作于1847年的一幅山水畫,描繪的是軍機大臣祁寯藻的故鄉景色。這幅作品并非畫家親歷所得,且題跋表達出抑郁之情,畫家真實的創作意圖值得探討。本文通過…

2020-05-06

從香港到洛杉磯:畫廊重啟的關鍵仍是創造力

五月來臨,蟄伏一個季度的畫廊行業顯示線下重啟跡象。近百天來,畫廊在生存線上掙扎是事實,調整季節性經營習慣是事實,畫廊之間聯動互助是事實,甚至非營利機構突破慣例援助商業畫…

2020-05-06

疫情之下,如果雙年展不是“雙年展”……

隨著疫情趨于好轉,世界各地策展人也在重新規劃如何為藝術重聚。但疫情危機讓人們對當代藝術雙年展(三年展)在未來的趨勢產生了疑問。作為藝術試驗場的雙年展,似乎自己也處在被測…

2020-05-05

從大盂鼎和大克鼎傳世善本看潘祖蔭的吉金收藏

潘祖蔭(1830-1890)是清代“吉金”鑒藏的關鍵人物之一,其收藏的大盂鼎和 大克鼎,是西周青銅器中的“重器鴻寶”,與毛公鼎并譽為“海內三寶”。 大盂鼎和大克鼎的入藏,既是文物鑒…

2020-05-05

?上一頁123456...74下一頁?

熱門文章排行

斗地主现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