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錄讀書好,好讀書,讀好書!
讀書網-DuShu.com

人物

米亞·科托:人類的傲慢毫無根據,卻根深蒂固

疫情還在世界蔓延。數億人隔離在家,盡管在狹小的空間里每日焦慮,但都期待著明天會好起來。在這些人中,作家可能天然適應這幾十天甚至數月的禁足生活,他們的日常就是把自己關在房…

2020-05-13

回憶父親田余慶先生

2015年1月11日出版的第三百十三期《東方早報上海書評》:“紀念田余慶先生”專號我對父親田余慶先生的專業研究所知有限,作為女兒,能回憶起來的主要是他的生活瑣事。父親1924年生…

2020-05-12

上海小人,從麻醬拌面到離騷

上海人把漫無邊際的閑聊稱之為“開無軌電車”,作者和畫家謝春彥的“無軌電車”,從劉旦宅到屈原《離騷》,再到教兩個小人讀書作文,淡淡的上海閑話間,從藝術到文人再到文脈,念念…

2020-05-12

黃永玉手書訃告的背后:相愛已經“十萬年”

5月8日,畫家黃永玉的夫人張梅溪女士逝世于香港,享年98歲。黃永玉手書訃告:“梅溪于今晨六時三十三分逝世……多年的交情,因眼前的出行限制,請原諒我們用這種方式告訴您。”這份…

2020-05-11

包天笑與雜志界

包天笑在我有限的文化記憶里,包天笑(1876-1973)給我的印象是位古老的舊派的大作家,卻不見載于正統的文學史。直到某一天在琉璃廠邃雅齋舊書店的書架上看到一本《雜志》,這才拉…

2020-05-11

“揚州八怪”與袁枚背后的盧見曾:盛世誰堪話蒼涼

乾隆時期,擔任兩淮鹽運使多年的名臣盧見曾(1690—1768,號雅雨)晚年卻因一件本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案子孤獨寥落地死在了繁華揚州的獄中。而觀盧見曾一生,雖是當時重臣,卻一…

2020-05-09

劉澤華逝世兩周年:人性論與王權主義

2020年5月8日是我國著名政治思想史學者劉澤華先生逝世兩周年的紀念日。2019年12月,由南開大學歷史學科學術委員會主持、天津人民出版社編輯出版的《劉澤華全集》(12卷)公開發行。…

2020-05-09

郭葆昌與《校注項氏歷代名瓷圖譜》

第一次聽到“工匠精神”這個詞,我立刻想到的,就是郭葆昌。他督造的洪憲瓷登峰造極(福開森評價為“近代最優美之瓷器”),他監制的《校注項氏歷代名瓷圖譜》(后文簡稱《名瓷圖譜…

2020-05-07

柴可夫斯基誕辰180周年:1877年是他命運的轉折點

俄羅斯作曲家柴可夫斯基出生于1840年5月7日,今日正好是他誕辰180周年的紀念日。熟悉老柴的樂迷應該清楚,對于這位音樂天才的充滿戲劇性的、纏繞著羞怯、憂郁、激動以及遲遲而來的…

2020-05-07

黃子平:我經歷過這些,所以我這樣解讀文本

批評家黃子平于一九四九年出生,是當代文學的同齡人。他親歷當代文學的誕生、發展與轉型,但又因自身經歷游離于邊緣位置,書寫出不同于正史的個體記憶。今年5月,匯編黃子平近四十…

2020-05-07

普利策獎得主懷特黑德:妄想有用

科爾森懷特黑德編者按:美國當地時間2020年5月4日,普利策獲獎名單公布。其中,2017年曾獲得普利策小說獎的美國非洲裔作家科爾森懷特黑德再次獲得普利策小說獎,這次獲獎作品是小說…

2020-05-05

回憶斯坦利·羅森:“哦,那個尼采式的人!”

我的老師斯坦利羅森(Stanley Rosen)去世六年了。他和伯頓德雷本(Burton Dreben)是對我的哲學觀念形成影響最深的兩位老師。德雷本是蒯因(W. V. O. Quine)的得意門

2020-05-05

追憶馬悅然先生

馬悅然瑞典著名漢學家馬悅然先生(G?ran Malmqvist)于2019年10月17日卒然仙逝,而就在那之前一年半左右時間,即2018年3月,我才和他見過面。那時我和家人去斯德哥爾摩參加瑞典皇…

2020-05-05

詩人已逝,詩人不朽!

楊牧詩人楊牧一個月前在臺北悄然病逝,相關報道大多聚焦于他在新詩創作方面所取得的卓著成就,甚至稱許為諾貝爾文學獎的有力爭奪者,卻很少提及他同時還是一位杰出的古典文學和比較…

2020-05-04

弋舟:以孤獨之名,走近空巢老人

“70后”小說家弋舟從2000年開始不斷發表小說作品,長中短篇均受業內肯定。但在他自己看來,擁有最多讀者的,其實是一份不到15萬字的非虛構作品。這份作品,有關我國的空巢老人。2…

2020-05-04

?上一頁123456...76下一頁?

熱門文章排行

牛竞技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